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绝品俏阴妻》绝品俏人佳人 主角是白梦妤,花姐的小说 绝品俏阴妻强受

更新时间:2020-08-28 08:15:15

《绝品俏阴妻》绝品俏人佳人 主角是白梦妤,花姐的小说 绝品俏阴妻强受 连载中

《绝品俏阴妻》

来源:作者:蛮十三分类:科幻主角:白梦妤,花姐

完结小说《绝品俏阴妻》是蛮十三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白梦妤,花姐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白梦妤斜睨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不要多想,我并不是救你,只是不想让你死在她的手上!” 对于她的解释,在我这里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。算...展开

《绝品俏阴妻》免费试读

白梦妤斜睨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不要多想,我并不是救你,只是不想让你死在她的手上!”

对于她的解释,在我这里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。算起来她已经是第三次救我了吧,出租屋一次,假的一碗酒一次,还有刚才的那一次!

我并不是傻子,这里头一定有什么原因使得她不能让我死掉,或者是不希望我死掉。

天虽然晴了,但地上还是湿漉漉的,一脚踩下去鞋底全是泥!行动起来可就不方便了。

白梦妤却很轻松,因为它是飘着走的,从始至终脚都没接触过地面。我开始有些羡慕她们做鬼的了!

在这泥泞的路上走了半天,还是没找到大路。原本已经洒光的药材,已经重新全部收集齐了,只等着拿回去交差,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,这可咋整?

“刚才在棺材里跟你说话的人是谁啊?”我一边走着一边询问白梦妤,得赶紧找个话题来聊聊,不然我可得无聊死了。而且我也特想知道,躺在棺材里的那个女子到底是谁?

“你很好奇吗?”白梦妤瞥了我一眼,轻轻说道。

“额……”我不知道她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,没敢乱答话。

“那你自己回去问啊!”她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“……”

对此,我只能选择沉默。

“咳咳……”白梦妤突然一阵闷声咳嗽,我朝她看去,见她胸口上竟然闪烁着一个金色的大字——锁!

“你怎么了?”我担忧地问道,我是真的担心她。虽然我不知道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处,但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,我不希望她有事。

“不用笑话我,我们谁能熬到最后,还不一定呢!”白梦妤勾着嘴角,那是嘲讽的笑容,不知道她是在嘲讽我还是在自嘲。

“什么意思啊?”我没听懂她的话,什么叫“我们谁能熬到最后,还不一定呢!”?

白梦妤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了。虽然她依然勾着嘴角,让自己保持一个不屑的笑容,但我能感觉到这笑容底下隐藏着的痛苦。

我还想再说点什么,张了张嘴,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。但看她那样子,我的心也是一阵阵的难过。

我就这么没有方向的在山里乱逛着,白梦妤就在我身边,也不说话,我们就这么沉默着。

我对走出去这件事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时,大路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感动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了。

而此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,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
等我回到一碗酒时,天已经黑了下来。幸好我不辱使命,把该采集的药材都采集回来了。

白梦妤是和我一起的,她就在我旁边,但花姐好像看不见她。

“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啊?”花姐一边检查着药材一边问道。

“我对这些药材不是很熟悉,所以就多花了点时间!”我把早就想好的词说了出来。

花姐上下打量着我,笑着道:“摔跤啦?”

“嘿嘿!”我有些尴尬地挠挠后脑勺,可不是摔了个狗吃屎吗?就是被那大黑鸟追的。

“你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,晚上等陆总给你打电话!”花姐拿起一株药材闻了闻,眉头微微皱起,“可惜了,再有几十年就修炼成精了,竟然被你采了回来!”

这就尴尬了,我怎么知道它是不是快成精的草药啊!我这不算杀生吧?

“那个,花姐,我先去忙了,我还要去上班呢!”我说道。

“嗯,去吧,手机保持畅通!”花姐看都没看我一眼,在那认认真真地给草药分类。

我走出了一碗酒,发现不是羊肉粉店的地窖,而是一片山野。这一碗酒竟然是山野中的一个孤零零的客栈!

我又跑回去问花姐:“花姐,这外头怎么不是羊肉粉店的地窖了?”

“哦!我给忘了。”花姐拍了一下脑门,给我倒了一碗酒,“喝了这碗酒,你再出去!”

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,这个店谁也喝不了霸王酒!

干脆利落地干了那碗白酒,再次走出一碗酒,外面果然是羊肉粉店的地窖。

还有这种操作?绝了!

我就在羊肉粉店吃了三大碗羊肉粉,其实有两碗都吃到白梦妤的肚子里去了。

从羊肉粉店里出来,慢慢走着到公司,时间刚刚好。

身边总飘着一个美女,我有些不习惯。如果大家看得到的话,那确实是个很有逼格的景象,可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白梦妤,她还不说话。我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娶了个假媳妇儿?

我刚到公司没多久,雅琪就来了。

“露儿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我把雅琪拉到一边问道。

“现在已经没事了,不过还要在医院待两天!”雅琪的表情有些疑惑,“你怎么知道露儿出事了?”

“我……”我突然想起她并没有告诉我,我又不能把修行的事情说出来,就转而说道,“我是听别人说的!”

雅琪狐疑的看着我,不过她并没有深究,对我说道:“露儿的情况有些奇怪,但医生不肯透露真实情况,所以我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我觉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很离奇!”

“离奇?”我心中一紧,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?

“嗯!”雅琪皱眉点头,“你说上一秒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跳水了呢?而且她醒来后说她看见了小时候在老家的一些美好的事情!”

她那是中了迷魂术的症状,不过让我郁闷的是,为什么露儿就能遇见美好的事情,而我就只能看见那些阴森恐怖的画面?

虽然露儿是美女,可迷魂术有没有性别,这也搞差别待遇的吗?

“我想问你一件事!”雅琪一直锁着眉头,看我的眼神更加疑惑了。

“什么事呀?”我心里有些打鼓,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我要不要跟她说实话,她会不会相信?会不会吓到她?

雅琪张了张嘴,没说出什么来,最终只是笑了笑说:“算了,应该是我想多了吧!”

说完她就去忙了,走了几步,又回头对我俏皮地说了一句:“我一会过来找你!”

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雅琪对朋友一向是心直口快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有什么话不好直接说的?

“难道她要向我表白吗?”我低喃了一句,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只是随口这么一说。

“呵呵!”一直在我身边的白梦妤给了我一个自己去体会的眼神。

刚刚开完班前动员会议,袁总就给我发来一条信息,他一会要过来,让我把303给他留着。

袁总的消费我是知道的,昨天他自己一个人都花了不下于五千,今天他还要带朋友过来,消费可想而知。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了一丝笑容!

“你还在笑?你知不知道要出事了?”身边的白梦妤突然说道。

“出事?出什么事?”我不明所以,订个房能出什么事情?

可白梦妤就是不告诉我答案,能把我给急死。但这里是公共场合,我又不可能一直跟她理论,那样会被当成中二病的吧!

不过我也知道,就算我不依不饶的问,她也不会告诉我。虽然我跟她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但对她这种性格还是有些了解的。高兴就说两句,不高兴就不说。

我发了两个朋友圈,就有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了,接通之后是一个性感女生的声音。

“是叶深吗?”电话对面说道。

“是,请问您订房吗?”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的,一般都是订房的。

“订什么房啊?我是陆哥!”

“……”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陆哥是一个性感的大美女吗?

“我姓陆,名歌,歌唱的歌!”陆歌解释道。

“那你昨天打字的时候也不是唱歌的歌呀!”我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“哦,那估计是打错字了!”陆歌说,“现在赶紧到暮色大厦来,到了再说!”

陆歌把电话挂断了,我久久都回不过神来,脑海里开始够了陆歌的模样。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有这样性感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呢?

我跟雅琪打了声招呼,说一会儿袁总过来让她帮忙招待一下,我出去办点事情。然后跟刘经理发了个信息,说有事要出去一下,她很快就恢复了一句:“注意安全!”

同时,我也跟袁总打了个招呼,袁总只是给我发了个笑脸,并没有打字。

暮色大厦是新城区,离我们这里比较远,地铁要转好几趟,最快的方法就是打车过去。还好已经过了晚班高峰期,路上并不是很堵。

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大叔,他时不时地看后排一眼,白梦妤就坐在哪里。这让我怀疑司机大叔是不是能看见白梦妤!

“小伙子,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啊?”司机大叔开口问我。

“没有啊!”我心中一惊,这司机大叔难道是个高人?

司机大叔淡淡一笑,不再说话了。等到了目的地,他递给我一张名片,说道:“有需要就联系我!”

我下了车,司机给我比划了打电话的手势,然后就离开了。

这是一张黑色的名片,正面只有名字和电话,名字是柳二同,背面写着金灿灿的三个字:灵灵屋!

这个叫柳二同的司机很奇怪,我旁边就是垃圾桶,正要随手把名片扔掉,白梦妤却说:“留着吧,万一用哪天得上呢?”

我看着她,她还是那一副淡漠的笑容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把名片留下吧!

我在出租车上时,陆歌给我发过来一个信息,说她们在暮色大厦楼下的爱兰咖啡厅等我。

爱兰咖啡厅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,舟山大部分人都知道,也是暮色大厦的一个标志性门面。

《绝品俏阴妻》精彩评论:

黑暗向,种马推土机,春秋时期。不得不说这主角(白梦妤,花姐)原先是还有感情的,当真心爱主角(白梦妤,花姐)的两个妹子被一个算是爱主角(白梦妤,花姐)的女主(白梦妤,花姐)嫉妒给阴死,甚至连孩子都流产了。虽然 这女主(白梦妤,花姐)被主角(白梦妤,花姐)关一个院子给关疯了。但这主角(白梦妤,花姐)彻底成推土机,没有感情了,一路BABABA推倒N个妹子,大结局更是丧心病狂和自己的女儿BABA还生下孩子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